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淫乱的模特学校 2
淫乱的模特学校 2
 这时,老秃驴双眼淫光毕露,反问道:“你认为呢?”

  “大师,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要我帮忙吗?”

  老秃驴一步一步靠近贞子,贞子向后退了一步尴尬的问到:“大师,你要做什么?”心想自己是否误会了,人家是出家人。

  “你明白我的,现在这偏远的地方只有我一个人能救你的学生,嘿嘿。”

  “大师,你……”

  “只要你肯听话,你的学生就有救”说着老秃驴的一只手握上了贞子的乳房。

  贞子立即推开那只淫手:“你想怎样,我给你10万日圆,如果你能治美奈,好不好?。”

  “呵呵,搞了半天老师你还不清楚我要什么吗?哈哈”说完老秃驴贪梦的扫描着贞子的身体。

  “你……不要开玩笑了,快救救我的学生。”

  “我开玩笑??你快答应我的条件,不然我要你看着你学生漫漫被毒攻心而死,哈哈。”

  “啊,你卑鄙无耻,我怎么会错信你这样的人?”

  “呵呵,骂吧,漫漫骂吧,你学生也在漫漫的死去,哈哈/”

  贞子心头一痛,“好!我答应你,你来吧!”她闭上眼睛,有什么办法呢,她平时爱她的学生象亲生妹妹一样,现在却要用自己的贞操换一个学生的命。想起自己如此优秀的一个女人,被无数帅哥美男痴痴追求而不为所动,而现在却面对一个又矮又瘦又丑的淫僧,眼角渗出了眼泪。

  “对了,听话就好嘛,省的我多费口水,浪费时间,呵呵!!!”一声淫笑贯穿房顶,笑的贞子浑身哆嗦。

  老秃驴激动冲了上去,一手握住贞子的乳房,一手勾着她的腰,把贞子拖到桌子旁让她上身伏在桌子上,脚站在地上,贞子想反抗,“记住,要听我的命令,不然,嘿嘿。”老秃驴得意的说。

  贞子屈辱的泪水依然留个不停,真不明白老秃驴要怎样玷污她。这时他已经在贞子身后的位子,半蹲下来注视着贞子最性感的臀部,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这辈子居然碰上这么美丽的俘虏。

  老秃驴这时漫漫卷起贞子的裙子放在她的背上,贞子大叫一声:“啊,不要!”由于昨天漫长的行程,今天却因学生意外却没有冲洗过身子,经老秃驴这样一揭,下身的所有气味,汗臭臭,尿骚喂,阴户特殊气味等等汇聚的综合气味扩散出来,老秃驴大口的吸着,仿佛越吸越兴奋,贞子却是羞愧的满脸通红。老秃驴似乎很衷爱这样的气味。

  贞子的内裤是白色的,一点也不窄,还算比较紧凑的包住臀部和阴户。老秃驴的脸已经移近贞子后庭,他两手分别握住贞子修长的而夹紧的大腿,用力往两边一分,贞子还没来得及叫“不要”

  老秃驴整个脸都紧紧地帖了上去,疯狂的吻着,嗅着,肛门,阴户在劫难逃,“啊,不要亲那里,那里脏。”贞子羞的无地自容想逃离,可老秃驴两只恶手死死拽着自己的大腿。贞子上身拼命在桌子往前爬行移动,想要挣脱,爬着爬着双脚离开了地面,可是大腿被手抓住同时也带动了老秃驴向前移动,始终也没让他的脸离开自己的禁区。突然下身传来了老秃驴的声音:“恩……够味,够味!。”听的贞子失去了仿佛所有的高傲和形象,羞辱一波一波地冲击着她高尚的自尊。“想救你的学生就给我老实点,想反抗吗?”贞子实在是没有办法再阻止这个老淫僧的恶行,说着把贞子的短裙退了下来丢到一边,把贞子拉回原来的位子和姿势(上身伏在桌子上,脚站在地上),这时,老秃驴双手捏住内裤的边缘准备往下拉,贞子手下意识的反过来握住老秃驴的手,想推开,进行最后无谓的反抗。但记起了他的警告,贞子握住老秃驴的手有气无力的松开,无可奈何,老秃驴哪里还迟疑突然一拉把内裤一直退到脚后跟,然后提起贞子的一只脚把这带着温热和特殊气味的内裤抽了出来,放在鼻子上猛嗅了一口气,然后放在袈裟里,这时,贞子浑圆丰满的臀部和冒着热气的美丽的处女阴户赤裸裸的呈现在老秃驴眼前,他的阴茎涨的难以忍受了,贞子恨的睁不开眼睛。

  老秃驴又把脸凑上去用去亲吻了一下贞子那裸露的阴户,吻的她全身一颤“噢!不要这样”,接着他的吻对着那里不停的吻,鼻子享受着那里发出的强烈气味。吻着吻着伸出舌尖偶尔碰了碰阴唇,“啊,不要再这样了”贞子自尊心快崩溃了,但是连她自己也不信下身开始流出一些液体,但是这是开张并不多,老秃驴先用嘴接着这处女的第一丝甘泉,然后把吻转移到贞子光滑浑圆的臀部,贞子感有点陶醉了,他的嘴狂啃狂吻遍臀部上每一寸肌肤,然后双手分开两半屁股,撅起嘴一下吻在贞子的肛门,“噢,不要呀,好难受。”贞子几时受过如此强烈的侮辱,自尊接近崩溃的边缘。贞子越是说不要,老秃驴越是兴奋,这是他的吻变成了用舌头舔,贞子越来越心惊,真不知道这变态的老和尚下一步要拿她怎样。

  老秃驴兴奋地舔着贞子肛门,同时舌头往里面深入“喔……啊……噢……”贞子叫越发强烈了。待老秃驴品尝完贞子的肛门,又开始用嘴进攻贞子的处女阴户,先舔掉阴户周围由于坐车走路造成的耻垢,然后把阴蒂用舌尖勾了出来,温柔地舔,贞子的阴户是比较小的,所以老秃驴一口能含在嘴里品尝。舌头在贞子阴户和尿道口上来回游走,还不时去进攻肛门,贞子何时受过如此强大的刺激,叫声越来越激烈,爱液不能自已地流出,流进老秃驴的嘴里,老秃驴就象喝甘露一样照单全收,贞子突然有种想尿尿的感觉,“……我……我要上厕所”贞子冲破自尊羞涩的说,“大便还是小便?”

  贞子没法只好回答:“……小……放开,我让我去厕所。”“不准去,就尿到我嘴里好了。”老秃驴命令地说。贞子哪受的了如此强烈的屈辱,堂堂模特界的高才生居然让一个肮脏的淫僧吃自己的尿,以后还怎么见人,“啊,不要,放我走,我好急……”贞子大叫道,老秃驴哪里理会,更加细心地舔贞子的尿道口和阴户,贞子的尿尿感在老秃驴的刺激下越来越强烈,眼泪又涌了出来,“放开我,让我去厕所,啊,我不行了。”

  终于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贞子的小便果然失禁,一股热气腾腾带着尿骚的水柱急射出来,看来她憋的相当的急,老秃驴露出得意的淫笑,张开嘴去接着这难得的美人尿。他的嘴把整个尿柱射出的地方含在大口吮吸着吞着,一滴不漏,这时由于贞子是伏卧在桌子上看不到下身的情形,仿佛感觉到自己正在对着柔软活动的夜壶尿尿,她虽然看不到,但聪明的她已经大致猜到这老家伙正在吮吃着自己的尿液,她的自尊彻底崩溃了……“噢……啊……恩……”贞子的那里被老秃驴舔的产生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双手紧紧拽着桌子上的煤油灯盏,抵受着快感一波又一波的冲击,身体的快感战胜了理智,粘粘的阴液如泉水般地涌出小阴户。老秃驴当然心知肚明,舔着不够味,甚至把整个阴户含在口里大肆蹂躏。就象含住水龙头一样,把所有流出的处女爱液收在嘴里,同时牙齿轻咬嫩肉,舌头在阴户里外乱搅,“啊……啊……呀……”贞子早己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了,这时她是手盲目的抓到了自己被褪下的短裙,一紧一松的抓捏着,仿佛象生孩子一般,只有这样才能抵受下身剧烈刺激下产生的快感。老秃驴非常衷爱这种方式,象这样疯狂没命式的用嘴“蹂躏”女人下身,这也许就是他最大的变态嗜好。对长的一般的女人他根本提不起任何兴趣,但对贞子这样的超级美女,就是他嗜好的最佳对象,不过,对贞子来说,却另有一翻舒坦和刺激。突然,老秃驴把贞子整个身体翻转过来变成仰卧在桌子上,支起贞子修长的腿,褪去鞋袜,把脚掌亲吻个遍,然后顺着小腿吻着朝大腿方向进发,接着嘴爬上了大腿内侧,吻变成了用石头舔,贞子的已经非常的陶醉和迷惑,老秃驴顺着光滑充满弹性的大腿的内侧直到大腿根部,随即大嘴又把红润的阴户包围了,“啊……噢……啊……噢”贞子情不自禁的扭动起身体来,老秃驴双手还是拽住她的腿,不让她的腿合拢,然后把贞子的腰部提起来让贞子的双脚停在她脸的上空,开始换舔肛门,添着添着同时想到了什么,又把这位崩溃的圣女翻过身来让她成狗爬的姿势跪在桌子上,这时贞子开始摆动诱人的臀部,这使得老秃驴不得不再次就范,“你真够荡的”说完双手抓住两半屁股把整个脸又贴了上去。“恩……啊……啊啊啊啊啊……”贞子兴奋的真的淫荡起来了。

  “你爽不爽?回答我1”“爽,好爽。”贞子想都没想就回答了,就象对自己老公那样。

  “好,到床上来。”贞子听话的走到了床边,这时老秃驴已经先一步躺到了床上。

  “用蹲着小便的姿势坐到我头上来。”如果是恢复本性的贞子听到这话,就算杀了她也不会这样做。但是现在,她却只好听话的照做,把自己暴露的阴户和肛门无可保留地凑上了老秃驴的丑脸任其饥渴的玩弄“蹂躏”。“啊……啊……哦。”浪叫声不绝于耳,“啊,……我不行了……你快来来吧。”毕竟是老师,为人师表,好不容易说出这么一句让人干她的话。

  “老师的小阴户怎么沉受的起平僧的大阳具呢?”正在对着肛门和阴户吹气的老秃驴故意刁难地问到,其实自己下面勃起的大物已经涨到十分难受。

  “啊!!!……啊!!!”贞子的叫声变成了尖叫,“……来……拉呀”

  “好好好,我的好宝贝儿,让我多品尝一会儿你的菊门和玉门呀。”这时贞子的阴户和肛门已经红润的湿滑透,不过阴液还是大量的流出。

  老秃驴爬了起来,伸手去解开贞子的村衣,并退去奶罩,让她一丝不挂,然后色淫地盯着眼前意乱情迷的贞子,并褪去自己的裤子,露出庞大的阴茎,激动地说:“来,我们打真炮,哈哈”说着脱去身上的袈裟以及所有避体的遗物,两具赤裸的躯体就要激情碰撞,美女与野兽。

  老秃驴把贞子压在身下,双手紧握美丽的乳房,下身向前挺进。这时大龟头已经顶上贞子红润湿滑的阴唇,磨檫了一会,贞子扭动绝世的身体配合着。半个大龟头顶开了阴唇进去了,但是另一半去进不去,贞子迷惑的眼睛突然瞪大。“啊,太大了……这……”

  “呵呵,我都说过了,你的阴户太小了,准备好了!”

  还没等贞子反应,老秃驴腰一挺整个龟头终于没了进去,贞子痛的泪眼滚滚,不过龟头仍然继续徐徐前进,最后终于抵上了贞子呵护了23年的处女膜,贞子神情不由得紧张的瞪着眼睛望着天花板,双手抓紧床单,曾经不让任何男人碰自己的身体,曾经拒绝过无数有钱有势的追求者,而在这一时刻,她再不是具有高贵气质,具有高尚情操,那种高不可攀的仙女,却是一个待宰的充满肉欲的小羔羊。自己的贞洁就这么完了吗?而且是完蛋在这么一个又老又丑的老家伙手里。